忒修斯的手机一场概念的游戏

发布时间:2018-05-19 16:37:58

忒修斯的手机一场概念的游戏

  【本文正在参与钛媒体最新一期竞拍话题《游戏手机市场是真需求还是伪命题?》

  十五年前AMD Opteron横空出世,将内置内存控制器、全双工点对点互联、64位等一票高大上的核心技术引入X86处理器,Opteron与Xeon的大战最终结果是RISC处理器几乎被挤出高性能的舞台。

  一时间,关于这款中文名叫皓龙的AMD处理器,成为当时PC时代3D游戏性能的王者——至今在网上还能找到Opteron244处理器的各种测试案例,归功于Opteron系列处理器内置的内存控制单元技术,它实现了对Pentium4 3.0GHz处理器的性能反超,当时甚至有人给它冠以“游戏性能之王”的美名。

  当游戏主机已在历史大潮中渐渐褪去,游戏手机的概念开始成为移动互联网时代的新星;可是,其由底层技术驱动的竞争本质,却仍然是其游戏化性能提升的关键之关键。附庸在其左右的各种形式包装与外在的系统优化,注定无法实现任何的颠覆和革变。

  面对一众手机厂商的跟进,我们就应该盲目看好所谓“游戏手机”吗?我认为我们应该重回一个理性的视角。

  今日一众玩家们对旗舰机芯片型号的执念,将上游产业链置于比手机厂商更突出的位置;这正如PC时代兼容机的组装者们,CPU和GPU芯片的好坏才是牵动他们内心起伏的关键。

  两年前,面对在体系上没有明显软肋的Xeon,AMD公司急需通过对旗下EPYC芯片进行升级,抢回部分被蚕食的服务器市场。当推出Ryzen处理器的AMD,用Infinity Fabric总线技术作为宣告回归的标志,也让这种为服务器、ai和超算提供了改良的芯片,没有进一步为游戏玩家而优化,成为公认的事实。

  也所以,即便在RX Vega这样面向游戏设计的显卡中使用了同样的新技术,AMD自己也承认,其对游戏性能的提升也远不如成本核算(同一技术复用到多款芯片)更加显得重要。

  这告诉了我们一个普世真理:芯片级的技术创新,其架构的改进方向足以使得芯片之外的产品改变从前的优势场景。

  从PC互联网到移动互联网,游戏真身一直未改变他对玩家的吸引能力。从大屏终端到移动操控,平台的转移却仍不影响一款好游戏令人充满遐想。唯一的问题是,能否“带动”游戏的,从来都是性能参数而不是手机品牌。就像如今的骁龙845芯片,不仅在三星S9上登陆,也同样是一加6、小米mix2s、锤子R1的标准配置;旗舰机就上旗舰芯片成了一种心照不宣,其性能表征,不过成了手机厂商们不同的宣传方式。

  一款手机新品上市时,用游戏体验的流畅,来标榜自身性能的卓越,已经越来越普遍。而当越来越高的RAM和ROM成为一线厂商的标配,顶尖芯片必然成为厂商旗舰的心脏,核心性能在手机世界通行,所谓“游戏手机”与普通手机,人们已经越来越看出差别。

  同样一瓶水,卖给口渴的人就成了济世良方?真是应了中国人一句老话,“王婆卖瓜,自卖自夸”。

  公元1世纪,普鲁塔克提出了一个问题:如果忒修斯船上的木头零件被逐渐替换,直到所有的木头都不是原来的木头,那这艘船还是原来的那艘船吗?

  假定某物体的构成要素被置换后,但它依旧是原来的物体吗?这个问题可作为瞥见手机与形如Switch的游戏设备之间差别性的启示。

  2017年1月,任天堂正式在其发布会上展示了新一代游戏机Nintendo Switch,这也被看成是从主机到掌机的革命性一步。

  和之前的所有主机一样,Switch既不能播放蓝光也没有任何多媒体机能,这就是一台纯粹的游戏主机,就是给你拿来玩游戏的,它没有“占领客厅成为家庭娱乐中心”这样的宏伟目标,它所做的就是默默的为你奉上游戏性满分的游戏,任天堂这么多年来对于这个目标的追求从来没有动摇过。

  所以,当这台Switch已经可以在本体显示屏和客厅大屏之间随时切换,既可分拆左右手柄,实现无拘无束的游戏操作体验,又可实现紧张激烈的多人游戏对战之时。相信不会有人怀疑,给它加上一块通信芯片和安卓系统没有任何技术上的难度。

  反过来,一部手机是否可以通过叠加游戏功能,就成为一部“游戏手机”,使得兼容手机功能的同时,实现游戏性能的最大化?

  当一部手机被所谓的创新绑架,用专用散热系统覆盖了原本可以轻薄的机身,用定制的游戏手柄代替了手机平整的背壳,用种种游戏化元素包装,将一部通讯机器重新分拆另行组合,这是否忽视了手机属性的本质——如果能打电话的就能叫手机,那么手机工业的发展未免显得多余;而如果不是拥有电话功能就能叫手机,那么这种“游戏手机”的创新,不过是一场自嗨的忒修斯的游戏。

  就“游戏手机”的游戏性和手机性,如何兼顾保留,并可具体操作量化,如今的厂商们总让人摸不着头脑。而且,与“说”而来的各种“产品定义”毕竟是容易的,究竟产品在用户手上被怎么“用”才是关键。

  周星驰喜剧电影《国产凌凌漆》里,一个看似综合了各种武器的“要你命三千”,竟与如今的互联网乱象形成了遥远的反讽呼应。

  跨界保命的绝佳案例标的,非“区块链”莫属。人人、天涯,纷纷宣告进军区块链市场,与各自股价一起,给我们上演了一出出抢注概念的大戏。

  回看如今的“游戏手机”,哪一个又不是如此?在基础业务之上,划分“游戏手机”验证试错;如果你让他们的投机变成主营业务,又有几人有胆量?

  小米投资的黑鲨手机、雷蛇跨界而来的雷蛇手机,都是在既有业务单元之外的尝试,任何过度的解读甚至超过背后资本的信心——别忘了,雷蛇还曾推出过一款叫switchblade的魔兽专用便携电脑呢,怎么没人提要革电脑的命?

  比较特别的是,小米此次以通过投资新公司的方式进入游戏手机领域,不仅将小米品牌手机与游戏手机的风险分离,也完成了对游戏市场的投资布局。在手机厂商营收中,来自游戏SP的渠道分成(比如手机应用商城)贡献不小。没有厂商会否认手机游戏市场的巨大,也因此,他们要的不是手机,而是手机背后的充值现金。

  什么意思呢?根据市场研究机构Newzoo的数据,2017年苹果通过应用分发的渠道分成所得,就高达80亿美金。而对于小米,2016年年底时,小米副总裁尚进就曾分享了小米互娱在2016年取得的游戏营收——小米游戏中心2016年实现22.4亿下载,并向游戏开发者分红22亿人民币。按照小米三七分成的条款,对应换算可知小米游戏业务收入在一年半前就达到了9.4亿元。

  在游戏业务上吃到甜头的小米,继续进军电竞领域,而电竞强调的社区性和米粉文化不谋而合,这一切都推动小米为获得新流量入口而行动。所以,在我看来,黑鲨不过是小米找到的一个新路,即便“游戏手机”不能大卖,但其俘获的必然是手游重度用户,这种优质的客源,直接意味着充值上的高客单价。而最不济的结果也无外乎是——借黑鲨手机,小米有了一个用钱买到游戏用户数据的通道。

  有人用跨界保命,有人用跨界投资,这不关乎背后的亏与赚,而关乎一线是否有人打前站。

  手机厂商们要提供什么样的保障能让芯片厂商相信,厂商的承诺比自己更可靠?所谓的用户体验不过是一个磨合妥协、包装宣传的过程。

  大手机厂商会否变脸,直接影响游戏手机的命运的变数;也让我们认识到,真正的为游戏而生,其研制进程封闭而漫长,且困难重重,如今各种概念,都无奈于“浅尝辄止”,最终可能是白忙活一场。(本文首发钛媒体)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